展览(北京)

新・朦朧主義(第四回)
2016.11.5 (sat) - 12.15 (thu)

夏可君

“新朦胧主义”试图整合东亚现代性的独特经验,开辟出艺术之新的可能性并有着一个原理性的美学观贡献?试图把整个中国文化以及东亚文化,总体地带入到现代性的重述中,重新回到印象派的起点上,重新打开自然的深度,让自然在我们身上思考,激活自然的自然性,那更为内在深度的自然性,这是神性的空无性,并非外在的神性崇拜,而是尊重人性内在潜在的神性,挖掘远东文化特有的留白或余白的生命态度,这是打开神性的无维度,激活此无维度的精神,此精神并非神明,而是一种生长性的精神,而西方的当代艺术总是过于戏剧化、过于的欲望革命,这有待于内在自然性的平衡,进入默化的自然性,以此重建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神性的关系。本次展览,将是一次远东现代性审美当代代表性艺术家作品集中呈现的视觉考察,中日韩艺术家们都激发了来自于个体与文化本身的潜能,贡献出极为具有个性的艺术语言,而且这些艺术家之间有着内在的对话,构建出一个朦胧迷人的视觉场域与精神氛围。

金福基

在此次新朦胧主义展览中介绍的韩国艺术家们,他们采用‘恍惚而模糊’的朦胧的情调或姿态,同时呈现出朦胧体的同时代的变奏。它是对把握世界的‘视觉’样态、这一局限性和潜在可能性的质疑。
有的艺术家把Plexiglass当作支持体,把多重的层次(Layer)附着在其上。诞生(表现?)出气体和光的波长渲染出的风景。是作为‘构造或者装置’的绘画。也有艺术家在通过颜料和水的沉淀和干燥的反复过程,酿造出‘呼吸的光’的抽象。是时间的重力,空气的现象制作出的作品。显现出停止的记忆中的一个瞬间,并赋予了流动性的生命。
这些艺术家动员了超越‘观看’的感觉,与对象-作品交流。在模糊的境界的‘Gap’或者‘Between’中,找出并渗入到其细微的差异中去的。如果采用杜尚式的表达的话,就是Inframince的感觉。

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へ